明明是殿堂级玛丽苏的亦舒,怎么就三观正了?

${website.getHeaderOriginal(${article.taxonomyName})}

最近一部改编自亦舒小说的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正在热播··|,很多人吐槽电视剧版的改动太大··|,不仅丢失了亦舒小说中女性“优雅”的精髓··|,还安排狗血感情大战··|,还让女主和闺蜜抢男友··|,简直是毁三观··|--。

于是一时间大家都去重读亦舒的小说··|,《喜宝》、《圆舞》、《她比烟花寂寞》、《玫瑰的故事》这些代表作在各大读书软件上被推上首页··|,与此同时··|,微博上大家疯狂转发亦舒的名言警句··|--。


上面这条微博整合了一堆亦舒的情感金句··|,这些话就算你一页亦舒的书都没读过··|,也差不多能背出来··|,像是:

真正有气质的淑女··|,从不炫耀她所拥有的一切··|,她不告诉人她读过什么书··|,去过什么地方··|,有多少件衣服··|,买过什么珠宝··|,因为她没有自卑感··|--。

我要很多很多的爱··|--。如果没有爱··|,那么就很多很多的钱··|,如果两件都没有··|,有健康也是好的··|--。

乍一看··|,都是告诉女性要活的漂亮··|,要有头脑、多读书··|,要体面、聪明、有风度··|--。在我们鸡汤盛行的朋友圈里··|,这些句子并不陌生··|,它们藏在情感博主们杜撰的爱情故事里··|,用来博得年轻女子的深切共鸣··|,更有不少人把这些句子奉为恋爱圣经··|,照亮人生的座右铭··|--。


不可否认··|,亦舒的文字精炼深刻、一阵见血··|,而且传播度极广··|,叫她“金句狂魔”一点也不夸张··|--。她对两性关系的研究也是颇为透彻了··|--。但是··|,要说亦舒的“三观正”|-··?|-··?说亦舒小说是教育女性独立、是都市女性必看的经典|-··?讲真··|,说这样话的人··|,你们真的看过亦舒的书吗|-··?

刚上大学的时候··|,怀着对美好爱情的憧憬··|,也看过不少亦舒的书··|,初见那些金句··|,确实如获至宝一般··|,还将它们摘抄到本子上··|--。

然而时隔多年··|,当我再次拿起亦舒的书··|,却感觉不仅只有浅薄的情爱··|,而且对大多数女性来说并不友好··|,更和真正的女权扯不上关系··|,可以说是披着华丽开司米外衣的都市玛丽苏··|--。

在亦舒书中··|,美貌是万能的··|,有了美貌··|,男人就会纷纷拜倒在石榴裙下··|--。

亦舒式的女主角多数是这样的:要么是倾国倾城的美人··|,要么是口含金钥匙出生的大小姐··|,要么是出身不好但是运气极佳的美女··|,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:男人收割机——凡是生命中出现的男人全都爱自己爱的不行··|--。

在《喜宝》中··|,女主姜喜宝是个出身贫寒但是美丽精明的女孩··|--。她在男友的资助下进了剑桥大学··|,后被富二代闺蜜的父亲和哥哥同时追求··|,为了得到更多的物质满足··|,喜宝选择做了闺蜜父亲的情妇··|,然而有了很多钱的喜宝又觉得空虚··|,于是又和别的男人有染··|--。

在这个故事中··|,女主的闺蜜是最惨的人··|--。她的父亲、哥哥、未婚夫都爱喜宝··|,这个可怜的富家女··|,身边所有的男性都被女主角吸引了··|,父亲为了喜宝杀人··|,还把所有的遗产给了喜宝··|,未婚夫为了喜宝出家··|,为了得到内心的安宁··|,她分文未取去做了支教老师··|--。

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纯粹、善良的女配角··|,却被作者认为是:

好家庭的孩子多数天真得离谱的··|--。

——《喜宝》

作者笔下的女主非常现实··|,她所谓的“上进心”··|,只不过是不断吸引、依附自己身边的男性··|,从而达到自己想要的物质生活的目的··|--。


对于利用男性的感情··|,她有一种“商品交易”式的理直气壮··|--。

“韩国泰··|,你完全说得对··|--。你不知道我的忧虑有多重··|,这些年来我忍受过什么··|--。你有什么好气的|-··?不错你做了我的踏脚石··|,但是你损失过什么|-··?你难道没有得到你需要的一切|-··?

他呆呆地看着我··|--。

“我要离开你了··|,我不再需要你··|--。”

我站起来··|--。

他拉住我··|--。“难道我们没有感情|-··?”

“那是一件很奢侈的事··|,像我这样的蚁民··|,我不大去想它··|--。”

“小宝——但是你说过你爱我··|--。”

“我说过吗··|,你记错了··|--。”

“至少你说过你喜欢我··|--。”他恳求··|,“小宝··|,想想清楚··|--。”

“或许··|,在那个环境··|,在那个时候——而且你不是真的相信吧··|,你不是真相信我会爱上你吧|-··?”我说··|--。

他的脸色煞白··|--。“小宝··|,你做戏做得太好··|--。”

“那么下次别相信··|--。”我笑一笑··|,“下次别相信女人··|--。”

——《喜宝》

需要的时候说爱你··|,不需要了就说那是骗你的··|--。“你没有得到你需要的一切|-··?”言下之意··|,把别人的感情也看作是一场情色交易而已··|--。如果主角换成一个男性角色··|,大概会被全世界的女同胞们骂“死渣男”吧··|--。


而在代表作《玫瑰的故事》中··|,主角黄玫瑰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大小姐··|,而她唯一的特点就是美··|--。美到让男人看一眼就抛弃正在怀孕的妻子追求她··|,面对家人的质问她这样说:

“周士辉是有老婆的人··|,他妻子现在怀孕··|,己所不欲··|,勿施于人··|,他来追你是错··|,你犯不着陪他错··|,你想想··|,如果人家周太太知道了这件事··|,会有多伤心|-··?”

玫瑰非常不耐烦··|,“那是他家的事··|--。”

“你要答应我不再见这个人··|--。”

“大哥··|,我可没有主动去找过周士辉··|,他要跑了来在校门口等我··|,我可没法了··|--。”

我说:“可是他约你··|,你可以不接受|-··?

“为什么|-··?”玫瑰反问··|,“他是一个有趣的人··|,我有交朋友的自由··|--。”

我听见更生问:“……你爱他吗|-··?”

我从来没有爱过他··|--。”玫瑰答··|--。

“那么为什么跟他在一起|-··?”更生很温和··|--。

我寂寞··|,而他对我好··|--。”玫瑰说··|--。

——《玫瑰的故事》


明明不喜欢这个男人··|,还要接受他的邀请··|,出去约会··|--。明明是自己寂寞、虚荣··|,还要说不是自己的错··|,在拒绝别人的时候也是一脸的自私与刻薄··|--。

“玫瑰··|,你会好好地读书··|,是不是|-··?”

“当然··|,我只有十六岁半··|,凭什么要放弃家庭与学业跟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|-··?”

在玫瑰的一系列故事中··|,除了玫瑰和喜欢她的男人们··|,其他女性全都很惨··|--。有做了一辈子陪衬的··|,有大着肚子被抛弃的··|,有莫名其妙被忘记的··|,也有一直嫉妒和羡慕她的··|,总之凡是和自己抢男人的都很惨··|--。

对相貌普通、年纪大一些的女性则是各式各样的贬低··|,只有冷艳清高的女主才能“优雅的老去”··|,而普通女性只能“面目可憎”··|--。

现代女人的一生变得又长又臭··|,过都过不完··|,个个成了老不死··|,四五十岁的老太太还袒胸露背的演肉穿低胸晚装··|,因受地心引力影响··|,腮上的肉··|,颈上的肉··|,膀子、胸部、胳肢窝上的肉··|,没有一点站得稳··|,全部往下坠··|,为什么|-··?因为生命太长太无聊··|,你不能不让四十的女人得些卑微的、自欺欺人的快乐··|,自有人慈善地、好心地派她为一枝花··|--。什么花|-··?千年成精的塑胶花··|--。

——《我的前半生》


在亦舒书中··|,如果没有钱··|,就绝不可能有快乐··|,钱凌驾于一切情感之上··|,笑贫不笑娼··|--。

我真正地呆住··|--。我晓得他有钱··|,但是我不知道他富有到这种地步··|--。在这一秒钟内我决定了一件事··|,我必须抓紧机会··|,我的名字一定要在他的遗嘱内出现··|,哪怕届时我已是六十岁的老太婆··|,钱还是钱··|--。

挤在公路车站上半小时··|,再美的美女也变得尘满面··|,发如霜··|--。

——《喜宝》

这明显是一个宁在宝马车上哭、绝不在自行车上笑的女性··|--。当然··|,这可以是人生选择··|,但是··|,如果拿这样的女性作为“独立”的象征··|,那么现在的外围女都是独立领袖了··|--。

大概正是这样的观念··|,在亦舒小说中··|,女主往往都会做小三或是情妇··|--。这不可怕··|,可怕的是··|,她把她们写的特别好··|,还义正言辞的说不是自己的错··|,“长得漂亮怪我咯|-··?”


即便穿上了华丽的外衣··|,也难以掩饰物化女性的本质··|--。

做一个女人要做得像一幅画··|,不要做一件衣裳··|,被男人试完了又试··|,却没人买··|,试残了旧了··|,五折抛售还有困难··|--。

——《喜宝》

亦舒教女人要做一幅画··|,画是什么|-··?用来欣赏、买卖、展示的物品··|--。做“画”的女人值钱··|,而做“衣裳”的女人不值钱··|,因为被男人试旧了··|,没人买··|--。无法想象··|,这样一句话能在当代被奉为圣经··|,因为这句话在我看来和丁璇的女德有异曲同工之妙··|--。可惜··|,女人是人··|,既不是画··|,也不是衣裳··|,不是被男人进行交易买卖的任何物品··|--。


女孩子最好的嫁妆是一张名校文凭··|,千万别靠它吃饭··|,否则也还是苦死··|--。带着它嫁人··|,夫家不敢欺负有学历的媳妇··|--。

——《喜宝》

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已经过时了··|,对于都市女性来说··|,为了嫁得好··|,就得学历高··|--。还记得前两天北京相亲价目表吗|-··?有房的老北京··|,最低配也要女博士··|--。可惜··|,女性学东西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··|,如果只是嫁入豪门的敲门砖··|,那真是自己坑自己··|,把女性的地位又往下拉了几把··|--。

宣扬阶级的重要性··|,在亦舒书里··|,阶级的对等是爱情存在的必要条件之一··|,穷人怎配说爱|-··?

在《叹息桥》中··|,王羡明爱上了香港来的李平··|,因为喜欢··|,王一家人处处帮助她··|,视她为家人··|--。李平却想“你们一家人这样对我··|,无非想我做你家媳妇··|--。”她从不拒绝别人的恩惠··|,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还打算嫁给王羡明··|,但是当一个富商出现要包养她时··|,她却一句话都没有就离开了王家··|--。

“那样的女孩··|,他怎么留得住|-··?”亦舒用这样一句话··|,解释了女主的“没良心”··|--。在重逢之后··|,她唯一的补偿就是给曾经喜欢自己的人买出租车开··|,她认为这样就不欠别人了··|,丝毫不尊重别人付出的感情··|--。

这才真的是“美则美矣··|,毫无灵魂”··|,除了美··|,论品格··|,有什么值得人喜欢的呢|-··?


一本书的主人公··|,往往带着作者的意志而存在··|,鲜有作者会将自己讨厌的反派作为主角··|--。单拿出来几句金句··|,就能证明一个人、一本书三观正吗|-··?你可以说作者有才华··|,但不是什么都能用三观去套的··|--。

不是只有天生尤物的美丽悲伤才叫爱情··|,普通人的爱情可以很动人··|--。而亦舒所谓的女性独立··|,更是建立在“做好自己··|,以吸引男性”的基础之上的··|,本质上还是对女性提出各种要求:要打扮漂亮、要努力工作、要保持姿态、要提防坏男人··|,这样你才会得到男人的真爱··|,一生幸福··|--。这也是我不喜欢亦舒式女主角的原因··|,口口声声说着独立··|,其实精神世界极其浅薄、脆弱··|--。

一本好书不是用来让人仰视的··|,而是让人感动··|,把这作品作为自己追求的目标|-··?姑娘们还是少读一些亦舒、张小娴··|,重读几本世界名著吧··|--。


${website.getFooterOriginal(${article.taxonomyName})}

发布者 :亿万先生_亿万先生mr007_亿万先生娱乐 - 分类 亿万先生最新地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