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处在爱恰恰可能之处——西蒙娜·韦伊的赌注

${website.getHeaderOriginal(${article.taxonomyName})}

作者:公民1776

1947年··|,加缪创作了《鼠疫》··|,在法国文坛引来无数批评··|,其中最尖刻也最让他难受的责备··|,来自于萨特和波伏娃··|--。

彼时34岁的加缪··|,被这种明显带着厚望的指责··|,压得精疲力竭··|--。对当时法国知识分子来说··|,立场鲜明地介入政治··|,意味着良知与正义··|,同时也意味着获得公众真挚的热爱与拥戴··|--。那是一种塑造崇高与荣誉的便捷方式··|,一个知识分子一旦介入政治··|,他就可以获得一个灿烂的光坏··|,在公共领域迅速显现出其光辉的形象··|,无论其人格学识究竟如何··|--。

加缪则坚持避免让自己的作品沦为公共激情的产物··|,但是面对像萨特这样权威性知识分子的责备··|,加缪很难成功、利索地为自己辩护··|--。来自法属殖民地··|,从未进入法国名牌大学接受学术训练的加缪··|,为自己制造了一个“悲戚的异乡人”的自我形象··|,不自信地觉得自己是被空降到巴黎知识分子圈内··|,显得格格不入··|,他在自己的日记里说··|,巴黎充满了“伪大人物”··|--。

信仰让加缪选择了左派的政治阵营··|,但是良心又阻止着他完全效忠于它··|--。《鼠疫》所遭受的批评··|,增强了加缪的困惑··|--。正是在那一年··|,加缪在伽利玛出版社主持出版一套名为“希望”的丛书··|,因此遇到了西蒙娜·韦伊的作品——《扎根——人类责任宣言绪言》··|,从中获得慰藉··|--。此书是韦伊的遗作··|,成稿于1942至1943年间··|,那是她生命最后的两年··|--。

1943年··|,年仅34岁的西蒙娜·韦伊··|,在英国伦敦一家医院病逝(肺结核)··|,法医的验尸报告写道:“死者系自杀··|,是在精神不正常的情况下··|,采用拒绝进食的方式导致死亡··|--。”当时报纸对此事的报道用了这样的标题:“一位法国教授听凭自己饿死”、“寻求饿死··|,一位法国教授奇特的献身方式”··|--。她的死亡··|,竟是一则耸人听闻的社会新闻··|--。

韦伊的一生··|,容易让人误解··|--。她出生于富贵之家··|,本可以生活得优雅精致··|,却选择过缩衣节食的贫困生活··|,为了体验、分享普通人的苦难;她毕业于巴黎高等师范学院··|,本可以在大中学哲学教师的位置上··|,收获她的学术成就··|,却选择从事底层的劳作(工厂的工人··|,农场的农工)··|,她身边的人在介绍她时··|,总是会强调她极端左派的身份··|,强调她对政治的那种偏执危险的激情··|--。

而她生前不大的社会影响力··|,不是来自她的智慧··|,而是来自她表面上的偏执··|,她的特立独行··|,她的不服从··|--。她生前发表在报刊上的那些充满火药味的、反官方、反主流政治观点的政治评论文··|,没有让她获得社会关系··|,也没有让她获得精神盟友··|,更没有让她拥有智识上的权威性··|,只是提升了她作为一个社会异类的知名度··|--。她不是公共知识分子··|--。

那些在生活中与她近距离接触的人··|,都不可避免地被她的自我与偏激所伤害··|,并因此远离她··|,认为她是冷漠无情的··|--。而喜欢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欣赏她的人··|,都是远离她的真实生活的人··|,只通过书信与她建立情感上的联系··|--。

在年幼的韦伊与她父亲的合影照里··|,那个十多岁的小姑娘··|,安静漂亮··|,有一种不张扬的美好气质··|,跟她身后流淌着光的叶子一样明媚而内敛··|--。然而成年之后··|,她的相貌并不美··|,甚至是丑的··|,熬夜写作、糟糕的食物、繁重的体力活合起来耗损着她的生命··|,让她显得疲惫而衰老··|--。

她不曾拥有动人的爱情··|,甚至不曾拥有飞扬恣意的青春状态··|,她私人生活里最让人觉得好奇的··|,是她对食物长久的抵制··|,以及她对舒适生活的抗拒··|--。她的早逝··|,更使得她的生命犹如写作的抵押物··|,让人轻浮浪漫地认为··|,她是为真理献身的女人——“圣女”··|--。

西蒙娜·韦伊肯定不会喜欢人们称她为“圣女”··|--。被指认为“圣女”··|,不仅意味着她道德上的崇高··|,还意味着她作为一个特殊的形象··|,进入社会文化的秩序中··|,并且··|,后者往往是更为重要的··|--。

她深入工厂农场··|,亲身体验那种极度的疲惫··|,不是为了证实马克思主义思想中关于工人、农民更具革命精神··|--。她发现的是··|,当精英知识分子在抽象的概念里讨论民主、自由··|,那些为了生活而进行辛苦劳作的人··|,却在忍受真实的精神奴役··|,无论是工厂农场还是现代化公司··|,工作中的隶属关系··|,包含着令人精神上难以忍受的奴役感··|,这不是民主自由的社会制度可以消除的··|--。所以她必须从抽象的世界里退身而出··|,进入真实的生活··|,这样她才觉得自己有资格说话··|--。

通过亲身体验··|,她发现那些鼓吹革命的精英知识分子··|,其实是在制造谎言··|--。过分艰难的境况使人卑微··|,压迫并不产生抵抗··|,而是产生屈从与温顺··|,产生精神的麻木与灵魂的粗砺··|--。宏大的社会革命··|,不过是人民的鸦片··|,即便成功··|,那些表面上忠于革命的··|,往往最先成为叛徒··|,成为利益获得者与维护者··|--。

她幻想科技的进步··|,文明的进展··|,能为人创造出一些可以让人在劳动中获得快乐发挥智慧的劳动工具··|,创造出令人获得自由以及精神幸福的劳动合作关系··|--。因此··|,她积极关注科学的进步··|,希望从中发现有益的东西··|,以解除工作中的奴役··|--。

韦伊改变了帕斯卡尔那个著名的赌注··|--。帕斯卡尔说··|,来我们打个赌吧··|,如果你不相信神的存在··|,你将一无所获;如果你相信神的存在··|,你不仅不会有任何损失··|,而且还获益良多··|--。韦伊的赌是这样的··|,如果你不相信爱与善的存在··|,你将陷入生命的空虚与逼仄;如果你相信爱与善的存在··|,你不会有任何损失··|,你将在培植自己的人性之同时··|,获得社会生活的幸福与私人生活的幸福··|--。


如果你对哲学感兴趣··|,想深入学习哲学

哲思学意为您准备了一系列哲学语音微课

高校名师主讲、深入浅出

长按下面的二维码··|,即可报名

点击阅读原文也可报名

${website.getFooterOriginal(${article.taxonomyName})}

发布者 :亿万先生_亿万先生mr007_亿万先生娱乐 - 分类 亿万先生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