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七岁的她为了金钱,强忍羞辱,把自己送到了别人床上

${website.getHeaderOriginal(${article.taxonomyName})}

第1章 她没有病

“脱掉衣服,躺到床上,把腿叉开!”身着白大褂的医生吩咐道。

蓝色的手术床单上,纤弱美丽的女子屈辱的闭上眼睛,长长的睫毛,如薄而轻盈的蝶翅,不动亦美极,娇艳欲滴的红唇,微微抿起,嘴角弥散着悲伤的弧度。

苦涩的滋味弥漫胸臆,十七岁的沐雪屈辱的听从医生的吩咐,麻木的褪去衣服,躺在手术床单上等候医生的检查。

沐雪似乎感觉到中年女医生的那充满讽刺意味的眼神了,她一定觉得她是爱慕虚荣的女孩子。

这是第一次,沐雪在人前脱光了自己。

阳光好强烈的穿透检查室纱帘,灿亮得使人睁不开眼。可是她的心却一片黑暗,因为她接受了一件被这个社会所不齿的工作——代理孕妇。

她才十七岁。

医生检查了她的下体,然后,沐雪听道她冷淡说道:“好了,穿上衣服吧!”

沐雪开始穿上衣服,长长的吁了口气,这一关终于过了,过了这一关,她就可以拿到那笔钱的一半了。

她有张白净的脸,黑色的头发垂放在身后,宽大的T恤罩住她细瘦的肩膀,那怯弱的模样,看起来单薄又无助。

门口等候着一个西装男,看到沐雪被医生送出来,然后他扫了眼沐雪,低声问道:“李医生,检查结果如何?”

“毛先生放心吧,是处女,没有妇科病!”李医生没有避讳,直言道。

沐雪的脸顿时红成一片,不敢看眼前的这个男人,他只知道他是要找她做孕妇的那人的代理人,至于那个人什么样子,沐雪一点都不知道,是高是矮是胖是瘦一概不知,只知道那人出了五百万找人代孕。毫无疑问,那是个神秘的人物。

“沐小姐,走吧!”毛之言在和李医生说了几句话后带着沐雪上了一辆车,然后车子进了青云山的别墅。

“沐小姐,今日起,到怀孕之前,为了保证孩子的纯正,雇主吩咐您不能再离开别墅一步,直到受孕后,雇主会给您一笔可观的费用,沐小姐不用担心令弟的病情了,那笔钱今日就会到账。”

沐雪吁了口气,“我,不出去的话我可以打电话吗?”

“当然!”毛之言态度温和的说道。“沐小姐,并不是限制您的自由,但雇主出了这么高的费用,您当然要对他负责了,是不是!”

“嗯!”沐雪不安的小手交握。

“沐小姐,楼上房间里有衣服,全部的生活用品,以后每日我都会来送食物,沐小姐,手续律师都办好了,只要你签字就行。”

“哦!”沐雪一愣,为了弟弟,她签了。

当笔迹落在纸上的时候,沐雪的心也跟着凌乱不堪,她不知道未来在哪里,她这样笔落下去,等于把自己的一生都毁了,可是,没有办法了!弟弟等着手术费,她含泪签了字,递给毛之言。“毛先生,那,那今晚他,他就要来吗?”

“是的,他今晚会来。”

“沐小姐,我先回去了,这是合同,你自己的这份收好!”毛之言转身离开了别墅。

偌大的别墅,只剩下沐雪一人。她在惶恐的等待着夜晚的来临,她就要把自己给卖了,不,已经卖了。

她忽然有些紧张,不知道雇主会是怎样一个人?

打开二楼卧房的门,立刻被里面的布置惊呆了,简洁的设计,黑白的装饰,大气而肃穆,就连床单也是白色,洁白的让人感到心虚,沐雪想,那个人是不是有洁癖?

白色组合的女生家具,像是给她准备的。偌大的双人床和床头柜,打开柜子,里面清一色的新衣服,都是她没见过的,但一看就是名牌。

她对那个没有兴趣,她只想快一点结束这场契约,早日回到学校,继续她的学业。洗澡换好衣服,等待金主的到来。

晚上十点钟,一辆没有牌照的黑色宾利出现在别墅的院子里。

沐雪的心立刻紧张的跳个不停,他来了,那个人来了!

她深呼吸一口,站在楼下大厅的门口,皮鞋踏着大理石地面的声响由远而近,脚步声在门口稍作停顿,而后便一步一步朝她靠近,她的心几乎要跳出喉咙口。

忽然,门开了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高大的身影,铮亮的皮鞋,笔直的西裤。再往上看,身材修长,比例合适,没有发福,只是,他的脸上戴了一张化妆舞会上常用的狐狸面罩。

沐雪心咚咚的跳着,一阵眩晕,险些站不稳。

男子锐利的视线扫过沐雪局促不安的小脸,开口了。“你叫沐雪?”

第2章 他来了

很好听的声音,低沉,磁性,带有一点点性感的迷蒙,很适合做播音员,听声音也好年轻。

沐雪后退一步,紧张的小声道:“是!”

说完,沐雪偷偷抬起小脸,却看到他唇角紧抿,双眸中的阴戾一闪而过,唇边扯出毫不掩饰的讥讽。“你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吗?”

沐雪直觉得,他是个严厉的男人,她一时吓得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“怎么?你很害羞?”随着他的薄唇微启,他的手快速地轻轻的嵌住她的下巴。“抬起头来了!”

沐雪被迫抬起头来望着他的眼睛,紧张的吞了吞口水。

“嗯,你长得还可以,洗澡了吗?”

沐雪心跳如鼓。“洗,洗了!”

“走吧!去卧房!”男子的声音依旧低沉,磁性,撞击着沐雪的耳膜。

“是!”她很温顺,她知道弟弟的这笔救命钱她必须立刻赚到。

“怕吗?”他又问,语气不再那么尖锐。

“……”沐雪无语,她是很怕,可是她不敢说。

男人蓦然转身,下一秒,她双脚离地,落入一个怀抱,温热宽厚,浓烈的男人的气息将他包围,她再度感到头晕目眩,脸红得像熟透的桃子,“先生,我,我自己能走!”

他却不语,嘴角上扬,抱起她直奔二楼的卧房。“沐雪,今天起,合约开始生效了,你后悔吗?我给你几分钟的时间考虑!”

“我不后悔!”她心虚却又坚定的说道,为了弟弟,为了沐家,她甘愿付出自己。

面具后冰冷的目光突然柔和下来,依然静静地凝视着她,低声道:“你确定你知道接下来的事情?”

沐雪被他抱进了卧室里的大床上,而他解开了西装,放在一旁的沙发上,没有一丝褶皱。

沐雪看着他的动作,她笃定,这个男人有洁癖。

“我知道!”依然是那么的坚定,毫不退缩,只要弟弟好起来,一切都值了。

突然,她感觉她的胸部被一双大手握住,握的好痛,他的力道之大让她想哭,透过迷濛的泪雾,她看到他的嘴角紧抿,似乎带着不悦。“你真是不知羞耻,居然出卖自己的身体,这样很赚钱吗?”

心一痛,沐雪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,她怎么能不知羞耻?

她是真的没有办法了,她不能看着弟弟死啊!

可是,她不打算解释什么,毕竟她是为了钱才做代理孕妇的。

看她不语,男子似乎有些不悦一只手探入她的睡衣内,握住她柔软的部位,很不温柔地开始揉捏起来,一边冷笑:“这里没人碰过吧?”

突然间,身子一阵寒凉,她不由微微一颤,男子的唇滑落在她的锁骨处。

胸口处炙热的触感让她又怒又羞,从未经过人事的她本能地开始闪躲,往床的另一边滚去。

脑中甚至有了想逃的冲动,可是,逃避了,钱怎么办?

男人一把摁住她,扯开她的睡衣,露出她姣好的身段。低头吻上刚刚手握过的地方,不忘冷声道:“你不是想要钱吗?嗯?干嘛还要逃?逃了钱就没了!”

“不!我们可不可以明天再?!”沐雪惊慌失措地大叫着,推打着他的身子,挣扎着滚向床的另一边。

她怕了,真的怕了!这个男人太恐怖了。

“你不要钱了吗?那好,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!”男子松开她,冷哼一声。

沐雪顿时一愣,她在做什么呀!看着他狐狸面具在她的眼前晃过,她突然急切而懦弱的抱住他的胳膊,小声的颤抖道:“我不躲了!”

男人勾起唇角,覆上来,伸出手,再度握住她的小胸口,身上的睡衣如数被扯去,洁白的身躯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,冰凉冰凉,被他压住的部位却是燥热一片。

她吓得咬住红唇,瞪着惊恐的双眼。

他的吻探入她的口中,带着一点的酒精味,狂猛的索取着,而沐雪却瞪大了双眼,瞪着眼前的男人,狐狸的图像在她眼前闪烁,在未来的几年里,只怕她的梦里都抹不去这个图像了。

原本停留在下巴的手指逐渐下滑,携着一抹酒精味的滚烫在她皮肤上激起涟漪,她微微颤抖,小手抓紧了床单。

只听“哧拉”一声,她的小内裤一分为二,阵阵凉意袭来,她尖叫一声,慌忙用手去遮盖。

“不!”她咬紧唇瓣,下意识抓的更紧。

“拿开手!”他的眼神幽深起来。

“我……”她要出口的话,在他接下来的动作中结束,只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。“啊——”

微信篇幅有限,

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

↓↓↓↓↓

${website.getFooterOriginal(${article.taxonomyName})}

发布者 :亿万先生_亿万先生mr007_亿万先生娱乐 - 分类 亿万先生